巴菲特的真實故事--“賠本”生意(71)

為了方便閱讀《巴菲特的真實故事》,請記住我們的域名www.732046.buzz 股票書籍
    在伯克希爾公司的年會上,人們向巴菲特問起了倫敦勞埃德銀行的問題。他說,一個世紀以來,勞埃德一直在以這種方式運行著,使得集團中的每一個機構都累積了巨大的負債。它們是某些類型保險業務的核心——而且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核心。

    這些機構所積累起來的巨額負債——也許他們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將會為這些負債所承受的巨額成本——已經導致人們對勞埃德集團失去了信心。目前,勞埃德集團也一直在尋找途徑,幫助其處理這些巨額的長期負債。

    我認為,勞埃德集團不可能為這個問題找到簡單的答案。因此我想,在找到合適的解決方法之前,它們也許還需要用一兩年的時間去探索和研究。很明顯,目前的形勢對于我們來說是極其有利的。

    我可以告訴你,哪些東西對于我們來說具有真正的價值……從表面上看,佛羅里達的颶風已經帶來了160億美元的損失……但我們可以很容易地設想到類似颶風的到來,也許是在長島,最終的損失數額也許會達到這個數字的3位或者是4倍。

    這樣問題就很清楚了,如果你告訴一家保險公司,你的損失可能會達到500億美元或者是600億美元,而這個行業中的主要公司也不過只有幾十億美元的凈資產——顯然我們在資產方面所具有的明顯優勢,可以使我們有能力承受這種巨額的風險損失。這種情況下,我們完全可以獲得相當可觀的保費收入。

    我不清楚勞埃德集團的資本總額到底是多少,但是,我認為他們的資本總額肯定會低于伯克希爾——而且他們的絕大多數資產不過是心理上的,而我們的資本則是實實在在的。

    塞奎亞基金的比爾.魯恩說:“這家保險公司一直處在睡眠之中。不要指望他們醒過來。但是如果我們一旦不幸遭遇到像安德魯颶風這樣真正的災難,我們也只有求助于一家保險公司,他們的承保能力完全可以達到現有承保金額的20倍。伯克希爾公司擁有大約10億美元的資本總額。他們在常規業務方面的承保金額為2億美元,在再保險和災害性保險業務方面的承保金額為5億美元。

    巴菲特在1996年公司的年度報告中提到:“目前,我們正在通過再保險商獲得相當可觀的‘備用’保費,這種情況在市場緊縮條件下將會束縛他們從伯克希爾獲得承保的能力!

    1993年7月9日的《金融世界》指出:“在1988年以前,盡管伯克希爾公司一直活躍于再保險領域,但是這項業務在整個公司的業務中仍然只占有相當微弱的部分。正是在那一年,巴菲特開始在財產險和事故險業務——或者說責任險——方面擴展公司的再保險業務。伯克希爾公司的再保險業務保費收入已從1988年的8300萬美元猛增到1992年的6.76億美元。目前,再保險業務已經占據了公司全部凈保費收入的3/4!

    盡管再保險業務的價格在最近幾年中一直處于大幅上漲的趨勢,但是,很多公司仍然為這項業務編制了巨額預算。

    “雖然從1988年以來,財產險承保人的單位保費收入損失為10%,但是正是在這一期間,伯克希爾公司在獲得3.79億美元保費收入的同時,卻只支付了3.12億美元的索賠。在不考慮其他費用的情況下,這5年的平均收益率為17.8%!边@段話摘自《金融世界》。

    但是,巴菲特的真正天才充分地體現在事故險的再保險方面。與財產險不同,事故險的索賠通常需要幾年時間的調查才能最后加以確定。于是,巴菲特在向投保人支付索賠金額之前,運用避稅手段和浮存資金做了一個復雜的游戲。

    伯克希爾公司在財產險及再保險業務方面的記錄看起來似乎有點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但事實上卻并非如此。在過去的5年中,伯克希爾公司在這項業務中出現的平均虧損為保費收入的138%?紤]到5%左右的其他費用,你也許會感到困惑,一個頭腦正常的人為什么還要去事故險再保險業務呢?

    但是,請不要忘記浮存資金。與美國的財產險承保商不同,美國的事故險承保商可以在5年或者是5年以上的期間內無償使用這筆資金,再加上公司為避免未來虧損設置的免稅儲備金。這也正是巴菲特投資于股票市場真正的靈感來源。把這些資金投資于普通股股票,他可以使這些收入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增長:在過去的28年中,伯克希爾公司的股票市值每年以24%的速度增長。按照這個增長速度,1億美元的保費收入在5年之后將會達到2.88億美元,這筆資金在支付投保人的巨額索賠之后,還會給公司帶來相當可觀的利潤!

    對于承保財產險和事故險的承保人來說,他們必須把資本與儲備金總額的79%投資于高等級的公司債券和政府債券,以便于在出現巨額虧損時無損失地把這些投資轉化為現金,以保持公司的流動性。

    但是,由于巴菲特為公司所建立的權益組合能夠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增長,使得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根本沒有必要設置這種資金儲備。因此,巴菲特可以把公司流動資產的85%投資于普通股市場。事實上,為了增加公司針對多元化資產而設置的儲備金,公司的保險精算師很可能已經高估了公司的實際損失。

    這正是絕大多數事故險承保商從來沒有指望過與伯克希爾公司平起平坐的原因。

    國家保險公司已退休的首席顧問比爾.里昂斯對巴菲特的才能是這樣評價的:“有一次,它曾要求我對佛羅里達州的一項免責保險業務進行調查,我的調查結果是這項業務目前正處于極其混亂的狀況,繼續對這個新業務進行投資顯然是一個非常愚蠢的決定。他說,決定不要因為這是我的主意而讓我免于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

Powered by 股票書籍 股票電子書 © 2009-2010 www.732046.buzz
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下